抗抑郁药百年纵览从可口可乐到5HT受体

24

Oct

医脉通导读

过去一百年中,我们在探索抑郁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大事;然而,很多真相仍有待发现,而且已经到了超越单胺假说的时候。

抑郁症(MDD)对人类的困扰贯穿整个文明史。过去的一千年间,人们对抑郁发作的解释五花八门,甚至自相矛盾,包括魔鬼附体、灵魂与肉体冲突、童年期发育障碍、激素失衡、躯体原发病症状、基因运气不好、对自我结构的自恋性伤害、脑结构异常的转归、摄入物质或毒素的结果等。然而毫无疑问的是,抑郁症相当常见,其诊疗仍存在未满足的需求。

日前,JohnJ.Miller博士对抗抑郁药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全面回顾,原文发表于PsychiatricTimes。以下为主要内容。

抑郁:人类最沉重的负担之一

尽管抑郁在不同文化背景及年代下都很常见,但其识别率及治疗率仍很低。目前,抑郁症仍是全球范围内致残的最常见原因之一,也是自杀的显著高危因素——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,自杀已成为全美排名第十位的死因。

事实上,抑郁症的治疗手段相当丰富(表1);然而在临床实践中,尤其是精神科的某些亚专科下,完全治愈抑郁很有难度。我们有很多抗抑郁药可供选择,但对于具体患者而言并无明确的「一线药物」。STAR*D研究显示,老牌SSRI西酞普兰单药治疗下,仅有49%的患者症状改善≥50%,仅有37%获得了临床治愈(remission)。更早的病例研究显示,抑郁症患者的临床治愈率在30%左右。

表1抑郁症的部分治疗方式

一些人批评称,抗抑郁药与安慰剂并无区别;然而,大量循证学证据均证实了抗抑郁药的疗效。尽管达不到「魔法药丸」的程度,但住院病房的工作人员可以告诉你,抗抑郁药绝对能帮到患者,有时甚至可以救命。

还有批评称,抗抑郁药被过度处方了,不信可以看保险公司的数据库。这些数据同样有问题:抗抑郁药的临床功效绝不仅仅是治疗抑郁,不能仅用抑郁症患者的数量去衡量。抗抑郁药最初确实用于治疗抑郁;然而时至今日,此类药物已经有了很多其他治疗指征(表2)。除FDA批准的适应证外,抗抑郁药还常常被超适应证使用。研究者称,抗抑郁药在焦虑障碍、双相障碍、睡眠相关障碍治疗中的使用可以部分解释其处方量的增加。

鉴于我们对抑郁神经生物学及治疗的了解仅有区区一百年历史,精神科应该对目前已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。然而,在新型抗抑郁药的研发方面,我们似乎已经堕入了单胺假说的舒适区。

(点击查看大图)

表2抗抑郁药已获批准的其他适应证

「上古时代」的抗抑郁药

现在的医生很难想象没有监管部门的时代:药物尚未接受安全性及疗效方面的系统评估,就已经开给了病人。以美国为例,年,西奥多·罗斯福总统签署了食品及药品法案,FDA的雏形诞生;到年,FDA的骨架已经形成,并逐渐开始要求新药提供安全性及疗效证据;年,作为对欧洲沙利度胺事件的回应,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《Kefauver-Harris药品修正案》,该法案赋予了FDA极大的权力。

年及年,FDA各批准了一种抗抑郁药上市,详见下文。然而在此之前,很多西药及草药已经上市用于治疗抑郁。例如,使用乳香精油及圣约翰草治疗抑郁的历史已有数百年。作为可口可乐(Coca-Cola)早期的一种成分,可卡因(Cocaine)也具有抗抑郁效应。年,可口可乐去除了可卡因成分,仅保留咖啡因作为精神活性成分。年,苯丙胺上市,用于治疗发作性睡病及抑郁。

(图片来源:pinsdaddy.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fanypuan.com/yjbtsl/9524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